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西利士

浏览历史

© 2005-2018 从此爹要么拖着满斗的柴进庭院要么用它载了一斗的青葱香菜萝卜黄瓜土豆之类的无公害蔬菜沿街叫卖。爹不以上街叫卖而觉得不体面念书极少的他还未成年就以卖苦力上山砍柴卖养家,有人说这个不需要动脑筋甚至还有他年少时的朋友,时常并无恶意的哂笑你爸念书时在我们班最结即是最笨的。爹拖着的斗车里菜上还有一把标志着心计的盘秤。爹为此自豪尽管他老是半送半卖。他的生日一次又一次在车轮滚滚中不经意地过着我们兄妹小时,爹妈总记得我们的生日。恰逢此时都要叫上几个叔伯亲戚炒几个菜凑一起热闹热闹。爹妈满脸红光地看着又长大一岁却还欢蹦乱跳的我们。我不知道爹小时爷爷是不是也会如此这般给他过生日。反正我幼时的生日在爹妈的张罗下虽无豪华的派对。觥筹交错的夸张却让我们倍受到家庭的温暖。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